19杂谈(1)
  • 2019 年 07 月 11 日
  • 285 次阅读
  • 1670 字
  • 1 条评论


写在前面

​ 说是面经,可能不只是面经,想把整个经过记录下来。

​ 今年春招的时候,就有实验室大佬们开始走内推投简历了,我也跟风草草做(chui)了(le)简(niu)历(bi),简历里写的实在太强了--熟悉C/C++/Java, 熟悉基础算法/基础数据结构,比较熟悉数据库,操作系统,计算机网络... 等等等。然后四月份就投了头条,阿里的内推,也做了几家公司的笔试,

​ 由于啥也不会,第一次面阿里的电话面,两个人聊了一个多小时,聊完腿都软... 聊了点啥也不记得。


准备阶段

​ 呃,好像偏题了...

​ 主要想记录这次头条视频一面。

​ 4月份简历一投,投的后台开发实习岗,然后就是杳无音讯,同时投简历的老铁们都接了电话面,我一度怀疑自己简历是不是写的有什么问题,后来时间一久也没放在心上就觉得自己简历被筛了呗。6月份收到了类似于广告的邮件,让关注公众号。

​ 重点来了!7月5号我他娘的莫名其面被捞了起来???冥冥中感觉电话有异动,一偏头果然看见电话在闪(平时接电话都是看运气,这波可能是运气巅峰 ,如果没看到电话直接就凉凉了吧。) 电话里约了面试,问我什么时候有时间,如果入职能实习多久(我还保守说3个月吧,下来后悔的想抽自己)

​ 刚接到电话的感觉是既兴奋又觉得有希望。随之而来的就是受挫感和不安还有丝丝的绝望... 这些主要源自看到的各种面经以及在刷题过程中遇到的问题..

​ 看到的面经大概分两种,大佬的经验之谈,弱鸡的失败经历,不论看到哪种,看到里面提到的东西,我会的真的是少之又少,少之又少。做题也是这样,本应该是强项的算法,也好像从来没学过一样。

​ 在努力了一天还是一天半后就有点自暴自弃了。适逢周末,干脆自暴自弃窝在宿舍,直至下午隐隐过意不去,来到实验室,坐了一阵又回去继续瘫着,当晚甚至通宵看了电视剧。

​ 总之,这时候真的是毫无斗志,同时我还放弃了学校实训的项目,老师一开始投屏我就录屏然后去看面经做题自闭了。真心是两头不顾。

​ 朋友yf和sz都在鼓励我,督促我,给我出招,和我吹逼。奈何烂泥扶不上墙啊(sad)感觉有点对不起他们的祝福和鼓励。


正式面试

1:59 登陆牛客链接,2点准时开始面试。

自我介绍

​ 我叫**,一名大三学生,呃,开学就大四了实际上。然后大一大二在学校ACM实验室集训...

​ ....巴拉巴拉。

​ 大概随随便便介绍了。

1.现在已经开始了提前批,为什么还会选择投实习岗呢?

​ (我没准备投了,是你们把我捞起来的!)

​ emm,简历是4月份投的想试一试....想要再多学一点东西,巴拉巴拉。。

2.你学习的主要是Java是么?目前头条主要语言是python和go语言?有兴趣转换技术栈么?

介绍项目,简历里提到了做的基于Linux的文件系统设计,(其实就是简单的课设,包括内容只有二级目录的文件操作) 我也不知道她怎么理解的,可能觉得这东西很高深了。

​ —3.Linux的文件系统了解么?

​ —了解吧...请问是问关于哪一方面呢?

​ —4.那比如你知道Linux下有什么系统文件夹么?

​ — ...

​ —5.比如lib文件夹存放什么文件,tmp文件存放在哪里?

......

下面直接记录问题了,我的回答都太愚蠢了。

​ 6.数据库了解么?有没有用过索引?

​ 7.了解什么是TCP和UDP么?

​ 8.为什么会是4次挥手,而不是3次?

​ 9.(上面提到了会数据丢失所以)问什么会数据丢失?

​ 10.通信方式是全双工还是半双工?

​ 11.有接触过web项目么?

​ 12.学习过哪些框架呢?

​ 13.做道算法题吧

​ 两个字符串,问一个是否是另一个的字串,如果是输出第一个字串出现的位置。

​ 暴力,kmp。

​ 先用暴力写了,然后优化成KMP(也不知道行不行,看样子挺像的)

​ 问有没有其他方法,答:没想到。

​ 提示我说,是不是可以看两个串的公共子串长度,然后判断长度是否等于第二个串的长度。 答:可以。(但是没写出来)

那就...这样吧?你有什么想问我的呢?(典型的挂了的潜台词。。。)


写在后面

面试官是一个比较年轻的小姐姐,特别像我的一个同学。面试官的口头禅应该是了解,我每回答一个问题,她都是点头,emm了解(我也不知大这个是不是在评价我在这方面知识的熟悉程度)。面试体验真的算不错了,视频面试没有想象中的紧张(还是有点点吧,比起第一次好的太多了)。

​ 最后的问题问的是,我还应该怎样改进自己(自知回答的太差了)

​ 小姐姐很友善地提出了我的基础薄弱,没有专攻点,书本上的东西其实也很重要(大概意思就是这样了)

​ ......

​ 面试完,真心觉得自己不是这一行的料,只想放弃,只想自暴自弃。然后转念想也没什么好后悔的,准备面试的过程中,出去吃了两次烧烤?一次是朋友非要拉去喝酒,一次是面试前一天是舍友生日,又跑出去喝酒撸串。

​ 潜意识里认为自己不行,所以根本不愿意去努力,去拼命吧。

​ 行不行是能力问题,做不做是态度问题。

​ 我感觉。。。我态度就有问题。

​ 这种状态应该是找不到工作了

​ 话是这么说,到头来不还得该干什么干什么。

​ 最近水逆是真的,诸事不顺,毫无斗志。

​ 说了这么多仿佛在甩锅,其实不是,所有烦恼都是能力不足引起的。

​ 每次受挫真的要花很久来自愈哇。

​ 写完这些。不想让人看到了。加锁吧。

    既然写了那就敞开了吧(2020.2.18)


版权属于:如此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songvei.cn/archives/21/


杂谈日记

—— 仅有一条评论 ——

    2020 年 07 月 25 日 16:31

    你这是杂谈么?不是面经么?唬人啊?